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二章 小祖宗!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已经距离张燕歌拿走老胡钱袋子过去快一个月了,老胡这段时间没事就会打听花花脱木耳的消息。
  可得到的消息无非是他骑马又踩死了人。
  他又抢了谁的小妾!
  反正老胡期待的花花脱木耳的死讯如何也没有听到。
  有时候老胡也安慰自己,说不定是张燕歌自己想通了,等着他学一身武艺回来,再取那花花脱木耳的项上人头。
  但是一想到他最后的那个眼神,他便觉得这种可能性渺茫。除非那个少年死了,不然花花脱木耳必须死。
  “老胡,你最近总打听那花花的消息做什么?是咱们有什么行动吗?”说话的是个和善的胖子。
  他是丰泰楼的老板,当然这是他明面上的身份。真实身份自然也是锐金旗的人。
  “什么行动都没有。”老胡抽着烟袋没好气的说道。
  “你这个家伙!没行动天天打听花花脱木耳的消息做甚,你莫不是想替那高山报仇,刺杀花花?”庞越小声的问道。
  “屁!老子还没活够呢。”老胡耷拉着眼皮说道,“给我再来一壶酒。”
  “给个屁!你这老货每次都喝完拍拍屁股就走了,从不结账!”庞越觉得老胡这几日有心事,但是他问这老货又不说。
  本以为是因为高山的死,但是现在看来不是。
  “小胖,若是你要杀花花脱木耳,你会怎么做?”老胡最后忍不住问道。
  “你还说不是!”庞越四处看看急道。“老胡,那花花脱木耳身边高手不少。你千万别做傻事!”
  “我就是随便说说,比如你是一个十四的少年,你如何杀花花脱木耳!”老胡吧嗒了口烟问道。
  “那明王能不能让我天生神力,给我无数的神通!”庞越也是闲的无事,与他胡说八道。
  “老子与你说正事呢!”老胡不满的说道。
  “十四岁少年?刺杀花花脱木耳!”庞越冷笑着说道,“真想刺杀也简单,那花花脱木耳每三四日会在街上纵马,他总是喜欢将自己的护卫甩在身后。
  那是杀他最好的时机,可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做不到的。”
  他们正聊着一阵马蹄声响起。
  “你瞧那花花又上街了,此时杀他最合适!但是杀完呢?他死了整个襄阳城都会被封锁,除非抱着和他同归于尽心思。”庞越恨恨的说道。
  任何一个有良知的汉人,都恨不得这花花坠马而死。
  “老胡,若是真像你说的。有个十四岁的少年、别,只要有人杀了花花脱木耳,我庞越叫他祖宗!”庞越最后还是给老胡上了一壶酒。
  唏嚟嚟!
  马的哀鸣声响起,然后便是一声哀嚎。
  庞越和老胡对视一眼,他们直接跑上了二楼,那里可以看清楚大街上发生的一切。
  花花脱木耳一直觉得作为一个高贵的草原雄鹰,无论何时都不像放下骑射的本事。
  这是他们奴役这些中原人的根本。
  所以他喜欢在街上纵马!
  他喜欢听着那些汉人如同羔羊一样在自己的铁蹄下惨叫。
  可是今日他的骏马失蹄了。
  原来这一片的路面被人挖了出许多不起眼的小坑。
  花花脱木耳十分愤怒,回去他一定要用鞭子抽死这个帮该死的汉人官员。
  这时一个身影挡住了光线。
  这条巷子人很少,因为花花常来遛马,此刻更是一个人都没有。花花脱木耳看不清那人的脸,但是看到了闪着寒光的短刀!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