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79章现世安稳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温大牙与傻大两个正兢兢业业地守着丘穆陵越,辰年叫他们两个下去,自己在丘穆陵越身边坐下,沉默了一会儿,忽地没头没脑地说道:“义父,我已经有了个女儿,叫小宝,今年快两岁了。”
  
  丘穆陵越身子微微一震。
  
  辰年向着丘穆陵越顽皮地一笑,道:“义父,我也当妈妈了,想不到吧?我来泰兴之前还去山里看过她,都这样高了。”她说着,伸出手来比了一个高度,又问丘穆陵越道,“可比我小时候高?”
  
  丘穆陵越眼中的惊愕慢慢散去,脸色却是十分难看,冷声问道:“封君扬的孩子?”
  
  “是。”辰年点头。
  
  丘穆陵越骂道:“混账!”
  
  辰年也不知他这是在骂封君扬还是骂她,不觉笑了一笑,过得一会儿,忽地站起身来,出手解开了丘穆陵越身上的穴道。丘穆陵越有些意外,坐在那里抬头惊讶地看辰年。辰年把鲜氏王庭叛乱的消息告诉了他,又道:“我已决定进泰兴去劝说拓跋垚北归,可我又害怕,怕不能活着回来见小宝。义父,你陪我去泰兴,可好?”
  
  丘穆陵越一时并无反应,辰年想了一想,问道:“我一直不解母亲为何会离开王庭南下,义父,你可知道?”
  
  丘穆陵越人虽寡言少语,脑子却是不糊涂,听辰年这般发问,已是明白了她的意图。他默了片刻,还是答道:“当年王庭内部起了争斗,你母亲的兄长宠信外戚,惹得八大部不满,要借你母亲的名头生事。你母亲不愿看到族人相残,所以便避出了王庭。”
  
  他肯开口与她说这些,已是松动的表现。辰年心中稍松,又恳切地说道:“既然如此,若是母亲还在,自然也不想看到几十万鲜氏子弟死在异乡。义父,你该最懂母亲,为了避免内乱,她离开王庭,又怎么会愿意你为她报仇,就不顾同胞性命?”
  
  若辰年用百姓苍生天下大义来劝丘穆陵越,他根本不会理会,可她偏偏拿母亲来说话,却是句句都落到了丘穆陵越的心上。因为他知道,阿元的确很在意自己的族人。丘穆陵越是行事干脆之人,默得片刻,道:“好,我陪你进泰兴。”
  
  泰兴城内,拓跋垚虽然还未接到王庭叛乱的消息,可因着丘穆陵越战败被俘之事,已是十分不悦。步六孤骁瞧他这般,越众而出,请战道:“封君扬来得太快,不可能是大军主力,不如我带兵前去,趁他主力未到之机,将其剿灭。”
  
  拓跋垚冷冷瞧他一眼,道:“丘穆陵越尚不是谢辰年的对手,你又怎能敌得过她?”说出这话,他又觉不妥,解释道,“再者说封君扬那人狡猾多智,极可能故意使了计策,用这些先锋诱咱们出战。”
  
  不知对方底细就贸然出战,确是冒险,众将纷纷应和,更有人说道:“若论野战,便是封君扬大军全都到了,咱们也不惧他,不如先耐心等上两日,待派人出去仔细探查过了,再与之开战。”
  
  又有人附和道:“就是,他们夏人不是还有句话叫作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吗,王上,咱们反正是在城内,不用怕他们偷袭。”
  
  拓跋垚隐隐有些预感,觉得封君扬此次快速南下有些不对劲,可一时却又想不到哪里不对,只得选择暂且按兵不动,以不变应万变。不想才过两日,封君扬大军的踪迹还未探查清楚,漠北王庭的急报却是到了。
  
  贺兰部从冀州惨败而归,十万兵马所剩无几,鲜氏几大旧部本就怀疑拓跋垚是有意消减他们这些旧贵族的势力,心生不满,后又听闻拓跋垚寻回去的“王女遗孤”是个假的,真的早已被其杀害,这更是叫他们逮到了由头,竟是联起手来反了。
  
  拓跋垚见了那急报,极为震怒,挥刀在屋内一顿狂砍,最后却是无力地颓坐下来,与步六孤骁说道:“亏我还嘲笑夏人心不齐,彼此算计,不想自己身后,也是这样一群人。”
  
  步六孤骁闻言,忙单膝跪下了,道:“我步六孤一族誓死效忠王上。”
  
  拓跋垚收了弯刀,上前将步六孤骁扶起,道:“阿各仁,我最信你。”
  
  步六孤骁站起身来,思量了一下,又道:“我想此事少不了与封君扬有关,他在逼我们退兵北归。”
  
  拓跋垚点头,嘲弄一笑,道:“不错,明知这般,我们却不得不北归。”
  
  就在这时,门外有侍卫禀报道:“王上,丘穆陵将军回来了。”
  
  拓跋垚与步六孤骁俱是一怔,两人对视一眼,眼中均有诧异之色,拓跋垚本要吩咐侍卫请丘穆陵越进来,转眼看到屋中狼藉模样,便又改了主意,亲自往屋外迎去。
  
  丘穆陵越正等在院门处,辰年穿了一身普通的鲜氏军装,就垂手立在他的身后。拓跋垚心思全放在丘穆陵越身上,并未注意到辰年,可步六孤骁却是一眼认出了她,顿时愣在了那里。
  
  辰年抬头,向着他咧嘴笑了一笑,这才从丘穆陵越身后走出,问拓跋垚道:“王上,可还记得我?”
  
  拓跋垚不觉面色微变:“谢辰年?”
  
  辰年笑笑,赞道:“王上好记性。”
  
  拓跋垚不理会她,只去看丘穆陵越,冷声问道:“丘穆陵越,你这是何意?”
  
  丘穆陵越未语,辰年却是抢在前面说道:“王上,我来了就是客,这样叫我站在院子里说话,不是待客之道。”
  
  拓跋垚冷哼一声,拂袖转身往院内走去,却是没进刚才所在的正屋,转而去了旁侧的书房。辰年提步跟上前去,走过步六孤骁身边时却是停了停,侧头向他笑了一笑,问道:“可还好?”
  
  她笑容明朗,步六孤骁也不由得跟着她笑了笑,回道:“还好。”
  
  他们两个曾是挚友,哪怕现在已是各为其主,战场上要相互厮杀,可下了战场,他们却依旧是坦诚相待的朋友。
  
  辰年又笑笑,这才随着拓跋垚进了书房,丘穆陵越与步六孤骁两个也在后进来,丘穆陵越在辰年身旁坐下,步六孤骁却选择立在了拓跋垚身后。
  
  辰年道:“王上该接到了王庭的急报,不用我说,也能猜到我来的目的。既然如此,我们便都无须再绕圈子,实话实说可好?”
  
  拓跋垚俊面微沉,冷眼看她,道:“你此来目的,不外乎是为封君扬来做说客,劝我北归。”
  
  辰年笑了一笑,赞道:“王上果然英明,不过只对了一半,我是来劝你北归,却不是为封君扬来做说客。”
  
  拓跋垚听得冷笑,问道:“那是为谁而来?”
  
  辰年敛了笑容,一字一句地答道:“为我母亲,雅善王女。”
  
  拓跋垚怒而发笑:“原来你还知自己是雅善王女之女?你率领夏人杀我鲜氏勇士的时候,你可曾想过你的母亲是我鲜氏王女?”
  
  辰年并不恼怒,反问他道:“王上,我身上还有一半夏人血脉,又深受夏人之恩,难道要眼看着江北百姓惨遭异族屠戮吗?现如今,不是我带着夏人杀到了漠北,而是你领军侵占了夏土。”
  
  她一向伶牙俐齿,拓跋垚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,冷冷看了她片刻,这才压制住了火气,问道:“我如何信你?怎知这不是你与封君扬所设的诡计?”
  
  辰年进城之前,已与封君扬有过商量,闻言便答道:“你信不信我,都得北退。你习兵法,该比我清楚,围地则谋。封君扬大军已近合围,为今之计只有设法突围出去,才能取得生机。”
  
  拓跋垚却不是薛盛显那般的人物,几句话便会被人说动,虽然他自己心中已是决定北归,此刻却不愿向辰年示弱,冷声道:“不是还有死敌则战吗?我若拼死一搏,封君扬能奈我何?”
  
  辰年浅浅而笑,直视着他,问道:“然后呢?王庭已乱,你可能长留江北?拼死一搏之后,你还能带着多少人马回去漠北?可还能平定王庭叛乱?”
  
  拓跋垚紧抿唇瓣,漠然不语。
  
  辰年又道:“我知你不会轻易信我,所以才会只身前来,以性命作保,封君扬会放你北归。”
  
  拓跋垚闻言冷笑,嘲道:“你就这般自信,在封君扬心中,你的性命会比江山还要重要?”
  
  辰年面不改色,缓缓摇头:“我没那般自大,拿己身与江山相较。封君扬身后也有齐襄虎视眈眈,他肯放你北归,不是为我,而是为了保全自身实力。你们两个实在没必要以死相拼,叫旁人拾了便宜。我现在这般劝你,之前也曾这般劝封君扬。”
  
  拓跋垚面色稍缓,抬眼看了看丘穆陵越,又问辰年道:“贺泽可会善罢甘休?”
  
  辰年答道:“他自是不肯,不过,贺芸生倒是心存大义,不愿再看到两军厮杀,贺泽那里,由她解决。”
  
  听到芸生名字,拓跋垚不觉微微晃神,可是很快便又神色如常,道:“你须得随我一同北归。”
  
  辰年本就这般打算的,闻言点头:“好。”
  
  拓跋垚看她,又沉声说道:“不只是送我到关外,还要跟我去王庭,平定叛乱。”王庭叛乱既是由“王女遗孤”而起,他若是能带了这货真价实的王女遗孤回去,定能解决许多麻烦。
  
  辰年闻言沉默,却也只迟疑了片刻工夫,便爽快应道:“好。”
  
  新武四年六月底,江北形势骤然变化,先是封君扬大军从豫州而下,与郑纶及贺泽两军合军一处,围困泰兴城。后又传来鲜氏王庭叛乱的消息。拓跋垚无奈之下,只得带兵从泰兴西而出,沿着来时的道路,穿西胡草原而过,带军北归。封君扬率军在后紧追不放,一直将鲜氏人赶到关外,这才作罢。
  
  鲜氏人不战而走,靖阳关重又回到夏人手中,举国振奋,江北百姓更是感激封君扬驱除鞑虏保国护民的义举,一时间,天下无人不赞云西王。
  
  八月草长,靖阳关外的阔野上,几十骑黑衣亮甲的骑士已经肃立多时,直到日头偏西,才见有两骑从远处飞驰而来。封君扬唇边终于现出些笑意,策马迎着那两骑过去,先向丘穆陵越点了点头,这才看向辰年,轻声唤道:“辰年。”
  
  辰年浅浅一笑,却是与他说道:“你随我过来,我有话要与你说。”
  
  封君扬稍觉意外,看了看那面无表情的丘穆陵越,示意那些亲卫留下,独自催马去追辰年。两人一前一后驰出去二三里远,辰年在一棵树旁下了马,回身等着封君扬走近,道:“阿策,我要随拓跋垚去王庭,助他平叛。”
  
  封君扬听闻她终肯再唤自己阿策,本是一心欢喜,待听到她后半句话,笑容顿时一僵。过得好一会儿,他那勾起的嘴角才缓缓放平下来,冷声问辰年道:“我已对你守信,你却要对我食言了吗?”
  
  辰年没答他的话,却是往前迈了一步,将额头抵在他的胸膛上,自顾自地说道:“你先去山里把小宝接出,好好带着她,等我回来。”
  
  封君扬推开了她,眉宇间似罩了薄冰,冷冷地看她:“怎么?你要去王庭做你的王女遗孤吗?可还要再嫁给那拓跋垚?你以为拓跋垚到了关外,我就不能把他怎样了吗?谢辰年,我为你——”
  
  下面的话却被堵在了口中,她忽地上前一步,踮着脚尖,双臂攀住他的肩,仰头吻住了他。
  
  再多的怒火与不满,也敌不过这个期盼已久的吻,封君扬的身体终于软化下来,又过一会儿,就反客为主,伸手环住了她的腰肢,低头用力吻她,与她抵死纠缠,不愿分离。
  
  再分开时,两人气息都有些不稳,辰年伏在他的怀中,低声道:“我知你为我改变了许多,我很欢喜,真的很欢喜。阿策,你等我,我一定会回来,你和小宝等着我。”
  
  封君扬心中又酸又涩,却深知她性子,既然定了这个主意,再改已是不能。为今之计唯有多提条件,闻言便冷哼一声,道:“你已是我的妻,不许再嫁拓跋垚,演戏给人看也不成。”辰年点头应下,封君扬又道,“与陆骁要避嫌,你是有夫有女之人。”
  
  辰年又应道:“我知。”
  
  她仰头看他,等着他后面的叮嘱。他低头盯着她,瞧得片刻却复又低下头来压住了她的唇,发狠地咬了一口,恨恨道:“谢辰年,你若敢不回来,我就算倾了这天下也要灭了鲜氏。”
  
  辰年微笑:“你不会。”
  
  封君扬手臂倏地一紧,他微微眯眼,轻声威胁道:“是吗?那你就试试。”
  
  辰年向他粲然一笑,手臂环上他的脖颈,凑到他耳边说道:“我不试,可是我就是知道你不会。因为你是阿策,你是我的阿策。我的阿策说过,他有他的责任,他可以为了我去死,却不会只为了我活着。我的阿策是个以江山百姓为重的大英雄。”
  
  封君扬侧头静静瞧她,过得片刻却是失笑,轻轻叹息一声,将她揽入了怀中:“少灌我迷魂汤,我把话撂给你,只要你不回来,我绝饶不了鲜氏。”
  
  两人相拥而立,再无别话。眼见日头西坠,这才恋恋不舍地分开,各自上了马,往原处而去。丘穆陵越还在那里等着辰年,瞧她回来,只淡淡说道:“走吧。”
  
  辰年点头,又看封君扬一眼,拨转马头正欲离去,封君扬却又从后唤她。她回头看他,就见他向自己弯唇而笑,慢慢说道:“回来,辰年,一定要回来,别叫我等太久。”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